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站在2010边处

低调放空,间歇话唠。

 
 
 

日志

 
 

不发烧为什么还能看到  

2010-01-13 11:38:29|  分类: 梦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准确的说,不是梦,不是熟睡以后的梦。我看到这一切时,还算清醒。只是脑中控制不住的所想,被眼睛清晰的看到了而已。

我总是形容不出那个梦是什么样的感觉。好像原本的世界忽然被从角落里掀开一个角,它背后的那个场景便刺亮的闪出来。事实上那里应该是空空如也,地面白亮得好像只有坚硬的黄土,或者是灰白的水泥地,而天空我看不见,只是一团混沌,好像随时要压下来。我在那里渺小得只有火柴棍那么大,漫无目的,心里揣着巨大的难过,只是难过,不是恐惧或者其他,只有巨大的难过,好像从小到大所有最细微的委屈、痛苦、绝望全部涌成一团,弥漫在这个世界里,我如果奔跑,就会听到耳边回荡着沉重的脚步回声,所以我只能慢慢走。紧接着,藤蔓忽然从四面八方生长出来,有繁复的剪纸一样的图案,有各种各样充满细密重复纹样的图案,它们层层叠叠层层叠叠密不透风的糊满了整个世界,我忽然开始觉得呼吸困难,心口闷痛——这时我该醒了。醒时那种无数的令人窒息的图案还保留着要压垮火柴般大小的我的那种凶猛意象。

这个我从小只要发烧就会做的梦,最近却频繁的出现了,有时只出现一瞬间,有时出现的时间略微长一点。但最近并没有发烧。所以我想,我是像恐惧发烧一样,在恐惧着不知道什么东西。

而最令我恐惧的,是睡前浮现在脑海里的那些触手状的、凸起装的、细菌状的、病毒状的……种种种种的,我最怕的那些密集型的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