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站在2010边处

低调放空,间歇话唠。

 
 
 

日志

 
 

我们的院子  

2009-08-30 18:24:24|  分类: 真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院子 - 小雨诗阳 - 苏摩的耳环

我想。 ­

我想了很久,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头。 ­

白云机场,天河机场,付家坡车站,西门新大桥,村口。 ­

时间太长。 ­

一个晚上,一个白天。 ­

我在路上攥着三皮的手有点焦急,我问他要是到家了我却哭不出来,怎么办。 ­

三皮说哭不出来就算了,该怎样就怎样。 ­

才转角看到那丛蔷薇花瀑布,就走不动了。 ­

­

还是从这个院子说起吧。 ­

宾客几乎散尽的时候,我把院子的每个角落都走了个遍。十几年过去,每一处仍然是熟悉的样子。即使花草已经疯狂长到齐腰深,脚底下仍然是熟悉的触感。 ­

我对这个院子充满近乎贪婪的眷恋。 ­

因此才在书本上疯狂贪恋着莫奈的花园,肆意的蓝色鸢尾在这个小村落的最尽头藏着它们的原型,那些沿着路边生长的紫苏和曼陀罗。曼陀罗在早上开着白色的花,然后在黄昏时,带着微醉的紫色垂下。 ­

我发现这个院子里圈养着最完整的我,我在这里坐着,浓荫顺着日光旋转,蝉声激越。没有人打搅我,不觉孤独。 ­

灵魂停止了歌唱,也没有了喧嚣。 ­

绿色是一种浓密的海,我轻浮在上面,海面轻摇。 ­

­

你看,你的院子在没有你的时候,依然有蓬勃的生命。你栽的石榴、樱桃,你栽的枣树,银杏,你的夜来香、栀子花、芍药,你的橘子林,山楂树,你的木芙蓉、蔷薇和月季,还有菊花,星星草,美人蕉,桂花,荷塘。 ­

它们在这个夏天,当阳光晒得整个山体都蒸腾出青色的烟雾,它们开着,它们败着,它们在阳光下饱满着旋转线条的花蕾,它们结出青色的果实,并不知道红色秋天里无人来摘。 ­

即使这样,它们还会开,一年一年,樱桃九熟,燕子衔梁,风荷举处,水面清圆。 ­

你是喜欢这样的吧,在山的顶上,你们挨着,隔着重重松树顶子,看得见山下粉墙黛瓦。 ­

­

家就是这样了。你看。 ­

那一年傍晚你带我搬着凳子在石榴树下坐着,要我看远处山峦上的闪电,听松风滚滚从头顶擦过。那时我心里有暗潮涌生,贪婪像一颗种子,自此我再无法舍弃对这个家的眷恋,我想着,终日想着,想着这一切都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

我想只有我能如此,只有我能完整的留下这个地方,而亦只有这里,才能容纳我完整的灵魂。 ­

­

单名显,字远涛。 ­

我看着你,你在照片里,离我并不远。 ­

我尽力去想后面的棺木里你的样子,这种想象能让我觉得你是真的离去,不然,不然我不信。 ­

远涛大人名讳。 ­

我听他们反反复复念唱。我们送你过桥,那座高高的白布搭成的桥上,我们高举你的灵烛,我们说,别怕,别怕。然后你的烛光闪烁不灭。 ­

山后架起的高柴烧得半个天空红了一片。那么灼热。像一个宗教。 ­

我知道我有宗教。 ­

就在这里。 ­

那时我把孝服从火的上空挥过,然后站在一边。你的灵魂已被超度,你在桥的那边,而我们,站在桥的这边,把鞭炮扔进火里,巨大的劈啪声能震走山里所有的阴霾。 ­

而你是没有阴霾的。 ­

你正直,纯粹所以强大。 ­

­

覆盆子红了,红了又黑了。蔷薇花开了,开了又落了。青枣结了两颗,板栗熟了一树。你不在,石榴也没有结果。年年你摘下这些果实等我中秋回来带走,整篮子山楂、橘子和青枣。 ­

我贪恋。 ­

很早我就充满强烈的贪欲,只贪这一处的好,这一院子的风,半边山体的绿,这环绕的一山竹海,从天到地的一天星辰。 ­

斜月只是那么钩着。在竹林上空透着一点红。 ­

我们把很久不用的电线接好,在院子里点起橘黄的灯。 ­

我斜在门口看着你。照片里的你和我印象中没有丝毫差别。仿佛我从出生起,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你。那么威严,却随时能给我智慧的微笑。 ­

长明灯不灭。我在这里看着你。 ­

我知道你想我了。我也想你。很想你。 ­

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这么看过你。没有这么坦白的想你。 ­

但是爷爷,我觉得很轻松。 ­

因为我发现面对你的时候,我这么干净。干净如同初生,坦白如同婴儿。 ­

­

我们沿着山一直走,一直走。我们追着赶着,在转弯或上下坡的时候伸手托住棺木,这么多人,这么多双手,生怕你受到一点点颠簸。 ­

那是个很好的地方,很久以前你带我来看,说是你亲自选的。后来,奶奶一个人在这里等了这么久,终于在七夕这个时候,再见面。漫长的治疗阶段里,长时间不在家里,你会很想她吗。 ­

多好的地方。鞭炮声一直响。我看着棺木一点点消失在石砖后面,还是觉得有点茫然。再是哭不出来了,却终于在烧纸钱的时候笑出声来,我们兄妹两个不会烧火的人费了很大力气,才把我们的一小摞纸钱烧着。结果烧焦了以前你亲手种的万年青。我们面面相觑,忽然就都笑了,我说我们两个还真的是能让你恼火的人哪,烧了你半边树,还是这么点钱,记住哦,是我们两个烧的哦。 ­

你收到了吗,是不是还是微笑着看着我们摇摇头,或者伸手给我们一人一个暴栗。 ­

我忽然觉得,有我们这两块宝,你挺幸福的。 ­

­

山林在这个温度下仿佛蒸笼,阳光薄而透亮,微微发白。整个村庄快要滩成一片绿色的奶油,荷塘隔着美人蕉和橘子林,传来清苦的香。 ­

这么热。 ­

我抱着一本书坐在蔷薇后面,山楂树在头顶撑开一朵不大的伞。 ­

白色发黄的墙,这么多的裂缝,再无人修整的话,久了就会垮塌吧。 ­

等院子里的花草们再次漫蔽了所有的空间,等青藤和橘子林纠结成迷宫似的一团,等芍药和蔷薇再不用等待谁而自开自落,等太阳花开到所有它们能到的地方。 ­

等到那个时候,房子轰的一声塌进花草里,尘埃落定。那时,我再也不能回到幻象里了。 ­

那些与我的成长有关、幸福有关的幻象,我心底最纯净的地方,我的宗教。 ­

­

蝉一声一声的叫。 ­

绿色的,直线的。 ­

我发现我还是眷恋。所以拿了相机到处拍。可是镜头里的哪一个地方都不是我要的样子,它们呈现在我眼前跟我记忆重合,但当它们在镜头里,却很是陌生。 ­

只能呆呆看。 ­

看到快要睡着时,答案像第一片叶子落在地上一般,带着不可思议的天然来到我的面前。 ­

我看着樱桃树笑起来,这是多么奇妙的事情。 ­

我兜兜转转忙忙碌碌,我转了一个大圈,生怕在路上跑丢了灵魂,所以时时要来,好像一个布偶等待充电。 ­

你布置的这个院子,把我的童年放养着,我撒开腿欢笑着跑了整座山的每一个角落,却最终发现从未跑出过这个院子。 ­

所以你看,我能接受了。我根本不用担心走丢,那个院子永远都不会离开我。即使花草全部凋敝,即使房子化为胚土。 ­

我不会失去,因为从未离开。 ­

这是多么简单的事情。而我明白它,却用了这么久的焦虑和贪婪。 ­

你掀开了书页的一角,我初见端倪,准备继续读下去。 ­

­

这就是你给我的了。在这个时候。所以,在这个时候你都在影响我,所以并未离开。 ­

我继承了你什么呢,祖传高鼻梁,祖传大门牙,祖传的话唠,祖传的冷幽默,乐观,还有正直和刚烈。但是你看,你最终宽容了所有的一切。然后我在冥冥之中,学会了原谅。 ­

至少在这个时候。 ­

我准备要继续这样下去了。仿佛没有任何变化。我依然是跟你最像的那个人,你说你从来不担心我,就像你给我的名字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